锐的目光之中已经是充满了凝重他拎着手中的军

 如果不是事先研究的这么透彻,以苏锐的重伤之躯,又怎么可能伤的到拥有极致速度的魔影!
 
    所幸魔影并没有再度攻上来,他的身形已经站在了十米之外,一道细细的血流顺着他那苍白的手臂流下来,然后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。
 
    曾经西方黑暗世界的十二天神之一,如今已是孑然一人,他上次尝到自己鲜血的味道,还要追溯到三年以前!
 
    魔影皱了皱眉头,盯着在地上停止了翻滚的苏锐,并没有立刻发起攻击。
 
    他知道,苏锐一贯是以狡猾而著称,在战斗之中,为了胜利可以不择手段,哪怕是趴在地上装死认怂也不是不可以!
 
    难道说,苏锐之前真的是在诈伤?
 
    魔影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苏锐,似乎在很认真的分辨,他已经等了几年,不差这一分钟,如果因为粗心大意而落入了苏锐预先设下的陷阱,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。
 
    夜莺此时正趴在地上,苏锐则是趴在她的后背上,两个人正保持着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。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心情去体会夜莺在紧身衣下面的弹性身材,而是顺势在对方的后衣领上面擦了擦嘴上的血迹,然后双手在地上一拍,整个人便一个漂亮的空翻,凌空而起,稳稳落地!
 
    夜莺也转脸看到了苏锐的漂亮动作,只是,在只有她能够看到的角度,发现苏锐背在身后的手颤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真是打肿脸充胖子。”夜莺已经意识到,以苏锐浑身的伤势,想要做出这样的漂亮动作来,得硬生生的忍下多少痛苦。
 
    为了唬住魔影,他也真的够拼的!
 
    “你在诈伤?”魔影阴测测的问道。
 
    之前的受伤让他深深的警惕起来,那样快速的躲避,那样凌厉的反击,怎么可能是由一个重伤之人做出来?
 
    “没有,我是真的受伤了,我是实在人,从来不骗你。”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伤势,苏锐还捂住胸口,咳嗽了两声。
 
    “其实你真的别想多了。”苏锐指了指自己的胳膊,那儿的衣服已经被鲜血给染透了:“你看,你那么轻松的就伤到了我,你还担心个屁?”
 
    听到苏锐粗俗的话,夜莺竟是控制不住的笑了出来,这和现场紧张的气氛可是格格不入了。
 
    苏锐越是这样说,魔影越是不会轻举妄动,他很认真的打量着苏锐,说道:“不管你今天到底是不是诈伤,你都死定了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,魔影,我建议你认真的考虑一下我的提议。”苏锐忽然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提议?”魔影冷冷问道:“希望这不是你的拖延战术。”
 
    “拖延?”苏锐嘲讽的笑了笑:“我三年前就能打败你,你难道以为三年之后我会不是你的对手?你知不知道我在这三年里面提升了多少?”
 
    魔影沉默了。
 
    苏锐说的是事实,在三年前的那次山顶决战中,他就可以破掉自己引以为傲的极致速度,那么三年后的他又能达到怎样的高度?
 
    “我在这三年里面不断提升,而你呢?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养伤的时间就至少花去一年半,而现在的你,不仅不是原地踏步,甚至是不升反降!”
 
    “你别不承认,如果不相信的话,那么我就来帮你分析一下。”
 
    苏锐这是要彻底的把魔影唬到死的节奏,他冷冷一笑,说道:“第一,你的出手速度比以前慢了百分之十左右,如果是三年前的话,你施展刚刚那一招,霜雪之刃会提前零点五秒之前到达我的身上,甚至极有可能戳破心脏,根本不会给我躲避的机会,而现在,它只是穿透了我的胳膊而已,一点点皮外伤,实在是不足挂齿。”
 
    夜莺一直在看着魔影,她虽然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,但却能够清楚的想象出来,面对苏锐这种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大忽悠,魔影一定是被唬住了。
 
    “而接下来,我说的是第二点,请你仔细的听好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强忍下胸前之中翻腾的血腥气息,笑眯眯的说道:“第二,你在极速状态下的调整能力,比三年以前慢了百分之二十以上。如果换做是之前,你在发现霜雪之刃目标偏离的时候,绝对可以立刻进行调整,如果你能恢复这百分之二十的调整能力,那么刚才我的心脏同样有可能被刺破。”
 
    “看似只有十几公分的差距,却是天壤之别,这也把你的弱点表现的淋漓尽致了。”苏锐说到这里,还特意停顿了一下:“三年的时间,足以改变很多,岁月不饶人,魔影,你老了。”
 
    夜莺听着苏锐在这里分析的一套一套的,但是她却不知道是不是在忽悠,尼玛,这百分之十的下降程度,他是怎么判断出来的?
 
    夜莺正在疑惑的时候,却看到苏锐在背后对着她伸出了剪刀手,比了一个“v”的手势,这姑娘顿时就明白一切了。
 
    满嘴跑火车,诡辩无极限!
 
    她算是明白了,什么叫做舌灿莲花!就算魔影的实力没有任何的下降,苏锐刚才纯粹是依靠他自己的能力躲过去并且反击,但同样可以说成是魔影的实力下降,才给了自己机会!
 
    如果仅仅凭借这个方法就能把实力强大的魔影给忽悠走,那么夜莺可真的要醉了!
 
    魔影还真的沉思了一下,事实上,那次坠崖重伤之后,他的实力确实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滑坡,只是这种滑坡让他自己都认为可以忽略,苏锐又是怎么能够如此清晰的判断出来的?
 
    不过,就算下降了又怎样?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摇他杀苏锐的决心!生死之仇,不可消解!
 
    魔影毕竟曾经是十二天神之一,虽然性格极为古怪,但可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,他苍白的右手从身侧缓缓抬起,然后那闪着寒芒的霜雪之刃便在手心开始旋转起来!
 
    这锋刃旋转的速度已经是越来越快,很快就舞成了一团白光!
 
    此时的魔影看起来真的是酷炫无比!且不说他的战斗力怎么样,光是这份气场,就足以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吊爆了!
 
    看着那团极速旋转的耀眼白芒,苏锐的目光之中已经是充满了凝重,他拎着手中的军刺,冷笑道:“这是你当年笑傲西方黑暗世界的成名绝技——霜雪风暴,真是许久未见了。”
 
    不过,在冷笑的同时,苏锐的眼中竟然露出了一丝回忆的神色来!
 
    演技爆发时间到!
 
    魔影再次怪笑了一声:“你今天会死在霜雪风暴之下,应该感到荣幸。”
 
    夜莺看着那一团白光,她并不知道魔影会以何种方式放出这个大招,但是她已经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!
 
    “荣幸?”苏锐摇了摇头,一副“非也非也”的样子:“如果我死了,真正遗憾的是你。”
 
    “无论你今天说什么,都不可能见到明天早上的太阳。”魔影话音一落,那本就已经快速旋转的霜雪之刃竟更加剧烈的旋转起来!
 
    无数的杀气从这团白光之中倾泻而出!
 
    “难道你不想知道魔灵的消息吗?”面对这种大杀招,苏锐没有任何的紧张,反而露出一丝揶揄的笑容:“你的妹妹,魔灵。”
 
    ps:本月第一天,求月票!求红票!求收藏!求订阅!战战战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781章 魔影的软肋!
 
    当魔影听到“魔灵”这个名字的时候,身体竟然肉眼可见的一颤,那一团霜雪风暴竟然也停顿了一下!
 
    很显然,魔灵对于他而言至关重要!
 
    “你在骗我,这不可能,魔灵早就已经死了!”
 
    这一次,魔影终于没有再怪笑,这三年多时间的压抑生活,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的性格,但是,一旦听到了妹妹的名字,他还是回到了最本来的那个自己。
 
    在魔灵面前,他不是血腥残暴诡异的魔影大人,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哥哥。
死了!”魔影还在重复着这句话,但是他的语气带上了更多的波动,很显然,因为这个消息,他的心境已经被彻底打乱了。
 
    “我说她没死,她就没死。”苏锐凝视着魔影的每一个动作,声音平缓的说道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霜雪风暴已然停止了下来,那倾泻而出的杀意也渐渐消散,魔影就这样拎着霜雪之刃,整个人的气势和之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
 
    “魔灵死了,我亲眼看到她死了,就死在我面前!”
 
    回忆起往事,魔影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,他的眼中不禁浮现出一层浓重的血色!
 
    “她是个善良的姑娘,如果不是你一直在逼她,她又怎么可能会死?”苏锐冷笑:“且不说魔灵现在没死,就算她真的死了,你也是杀了她的第一刽子手!”
 
    “不可能!我怎么会逼死自己的妹妹!”
 
    听了苏锐的话,已经回忆起很多往事的魔影似乎变得有些歇斯底里,浑身的杀气骤然爆发,一声大吼,整个人便瞬间从原地消失了!
 
    夜莺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迎面扑来,她还未来得及格挡,就看到那黑影已经骤然出现在了苏锐的面前,双脚重重的印在了后者的胸膛之上!
 
    挨了这一下,接下来苏锐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远远飞出!
 
    “苏锐!”
 
    夜莺满眼都是担忧,她来不及多说什么,直接就奔向了苏锐的身边!
 
    后者挨了这一脚,看起来并无大碍,他的身体刚刚落地,立刻弹身而起,在空中一个漂亮的横转,然后稳稳落地!
 
    只是,并没有人看到,在苏锐横向转身的时候,他的左手在胸腔位置狠狠一拍,把吐血的冲动硬生生的压了下去!